今天我家的另一套房子要换一些家具,由于时间问题,妈妈中午预约了一个收购家具的老头傍晚去那里去收购。当时妈妈向他要号码。他憨实的笑了笑:“咱使不了那玩意儿,把你的号码给我,我打给你”。妈写了号码和称呼。老头看了半天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俺不识字,都是吃了没文化的苦,你怎么称呼?” 原来那个老头因为不识字找不到工作,估计家境一定很贫寒。。

我打量着看了看,从他身上看不到冬天的痕迹,还是那么单薄的春秋衣,底都快磨烂的鞋。他不时的吸了吸鼻子,脸被冻得发红....

再见到他的时候几乎已经是晚上了,风很大,很冷,他还是穿的这么秋天,进家门的时候妈给他两个鞋套套在鞋上,可他却坚持把鞋脱下,带上脚套,依旧憨实的笑着:“这鞋子硬,要是划伤了你们这么漂亮的地板多不好啊~”妈想在说几句,但是他已经走进去了。

是爸爸和他一起把原来的沙发抬下去的,我在楼上等着,不经意的低头,我心中一紧,他的那双鞋竟然还放在门口,为了把沙发抬下去,他竟忘了穿鞋!

他上来的时候,我急忙告诉他鞋子没穿,他这才意识到脚下钻心的寒冷....

他说:“我们的日子一直就是这么冷...”

 
目前有0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你目前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