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好吗? 12月15日

本来并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只是几乎想起来就会打开自己的小站,细细的琢磨一番,却又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喜欢写点文字的人总想抱怨点什么,但积攒了满腹抱怨的时候却又什么都不想说,或者是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已近年底才顿然觉悟原来一年又这么过去了,掐指一算居然才工作了两年多。时间就是这么坑爹,区区两年的光景已经觉得那么遥远。南京,还有属于南京的生活已然渐渐的消退。只有偶尔想到仙林,心中还是会澎湃一番,这也便是在心底能够代表对南京最美的记忆了,那样的岁月,总是醉人。曾经的Mr.L和Mr.Z们,这群家伙早已散落到各地,QQ上建了讨论组有时候也扯上两句,洗完澡坐在床头有时候翻出通讯录,只是想问一句:嘿,最近还好吗?

现在我开始规律的出现在父母的面前。瑶曾经一度的怪我不该再回到家乡,应该在南京创造我们自己的世界,我说我为我们选择了最合适的路。现在看上去确实也没走偏,日子这么走下去却也是越走越轻松。只是最不愿面对的还是父母,父母一辈子都在为我倾注所有,不遗余力。这次依旧不例外的挖空所有,东借西凑的买房子,母亲现在连一两百块的鞋子都舍不得买,父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却也从来舍不得去趟医院,不论刮风下雨的骑着他的小电驴奔波二三十公里的上班全年无休。看到这些心里总是满含着愧疚,我最不擅长的就是表达情感,从没有对他们道一声感谢说一句爱你们,甚至还要不好意思的当作满不在乎,只是在最安静的时候偷偷在心底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Mr.D可是说来话长,儿时记忆里最亲切的大哥哥,回忆里最温暖的老邻居,还有那幢又老又黑的老公房,那群亲人般的邻居,这些回忆从来就没有走远。Mr.D应该是老邻居里面最有出息的一个了,九零年代的大学生是真材实料的底子好,大学毕业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南下了广州,投身到那里的船舶业。常听其母念叨儿子,欣悦之情溢于言表,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一晃便是十年,就当我认定了他这辈子就必须扎根在广州,母亲告诉我你的D哥哥要带着一家子迁回南通了!听闻金融危机涤荡到广州的船舶业,D哥便义无反顾的带着妻儿回到家乡。我自然是打心里高兴,曾经的D哥又那么完完整整的回来了。十年以后,无论大家怎么走,最终还是又聚在了这里。嘿,还记得每年过年我跟在你后面满大街的乱晃,看漫天的礼花吗?

下午刷微博,突然想起这么个人,迅速搜到“熊顿XD”,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最近你还好吗?看到微博最新的一条定格在11月15日,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点开暴增的7000多条评论,我知道你已经走了。联想到前一阵子自己的惶恐不安,不禁唏嘘生命真的只能珍惜却无法预估,坚强的熊顿,一路走好!虽然没能战胜你的肿瘤君,但是你的乐观让人动容。

或许生活就是被时光打乱的这样毫无头绪,转身说句再见,回头说声想念。还有那些被我忘记的人们,被我遗漏的时光,你们也都还好吗?

 
目前有3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Loading ....
  • 本篇文章没有Trackback
你目前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