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要去盐城实践了,所以总觉得该写点什么.这次参加团委的"三下乡"实践,其间波折太多,已无力赘述,总之权当这次是考察旅游吧...至少宾馆环境和活动安排还是相当不错的.

学校的人走楼空,独自呆在一层楼几乎只有一个人的宿舍,却莫名的寂寞,这时候似乎才能从烦杂和人群的浮躁中慢慢的洁身而出,却发现被刷干净的自己竟然是空洞而经不起仔细的推敲.

既然害怕这种完全的孤独,我还是尽量的远离着宿舍,昨晚和Mr.D睡在团委办公室,晚上吹着舒服的空调也就安静的入睡,半夜三点多却被蚊子给折磨醒...南邮的蚊子我一直怀疑是经过变异的优良品种,居然在空调打得很低的房间还能把我咬醒.

索性坐了起来,打开电子书靠在沙发上迷糊的看着,最近开始渐渐迷上了玄幻小说,特别是穿越生死,来世今生纠缠不清的那种,渐渐的连自己的《默念的季节》也开始慢慢的玄幻和穿越起来,只是最近移动硬盘的失窃一度暂停了我的写作.

Mr.L常感叹我的文风和周行文很像,我向来没有关注过网络时代的写手,只是在拜读了他的《重生传说》和《逆流少年》以后才愈发感慨之间的差距,其实包括我最近在看的《觉醒,仿如昨日》无一例外都是穿越型的玄幻小说.这对于曾经只看校园文学和所谓都市爱情故事的人来说不能不算是个奇迹.

昨天和Mr.L聊天的时候,他问我准备把小说写成什么样,我毫不犹豫的说:我也来试试穿越吧...他说:这样写很累.我说:但是不这样写更累,我无法把这样的感动用一生来写完,或许只有永恒的执着和来世今生的眷恋才能换来我心中积存已经已久的感动.

移动硬盘被盗,曾经纪录下的故事就这样灰飞烟灭,但是,不急的,慢慢来,我希望用一生续写那些永远的故事,讲述那些感动的日子.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