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匿


一直不敢提笔,或许不是今天家里重新通了宽带带给我些许欣愉,这篇更新将遥遥无期。我现在开始害怕说点什么,总觉得我的文字太黑暗,以至于有时候写着写着自己都会觉得很惨,但生活就是这样,或许以为自己明天一片光明的时候下一秒命运会将你送回老家。我不知道是不是刚从医院呆久被释放的人总有种深深的恐惧,总之医院绝对不能久留,它会折磨你的心智。

这段日子确实很惨淡,7月25日赶回南京参加考研辅导,结果28号早上便慌忙赶回来了,我知道手麻木疼痛了这么久肯定还是要去医院了,这里要很感谢南通市中医院的医生们,首先感谢的是神经内科的专家,很好的医生,做检查的时候还想着怎么为患者节约不必要的检查费,当时我太心急,一下子要求医生把我磁共振从腰一直扫描到脑,检查结果无疑让我很郁闷,医生很惊讶的从摄片室走出来,看看我,问我是不是把脊椎当棍子使了,检查结果是脊椎跌损,本来以为是可以保守治疗的,妈妈为了找一个最准确的方案,几乎把南通所有骨科专家都问遍了,我还把磁共振的电子档发给上海6院和华山医院的专家,所有专家最后一致的看法:立即手术!

事情就这样了,我也理所当然的被宰了,手术前的几天妈妈每天都会流泪,因为这个手术虽然不算很大,但是确是很风险的手术,手术成功那就完全可以恢复好,但是如果失败很可能导致瘫痪!那天手术我是发着抖被推进手术室的,两个小时以后还是发着抖被推出手术室的,妈妈说我的眼角还挂着泪。谢谢我的主刀医生陈红兵主任,手术很成功,而且陈主任不光技术在江苏领先而且医德极佳,人很热情,妈妈送的红包还被医院打到我的住院账户上了。

在医院一共住了十天,这十天我这辈子都会铭记的,记得住院前哥哥到我家玩,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死亡恐惧,哥说他不怕死,早就想通了,就这么回事,我说我怕,哪怕活的很痛苦我都想活着。这十天绝对是可以改变我人生观的十天,在最开始的三天绝对是涅槃重生的日子,医生说片子上来看我的跌损已经有一个月以上了,神经有些压迫,手术后压迫解除后会导致暂时的神经水肿,会很痛苦。我是数着秒针过了那三天,整个身体被固定的一动不动,全身散了架的剧烈酸痛,第一天我请求医生用杜冷丁给我止痛,但是那个医生就是不肯开,最后打了一针阵痛,一针安定,还口服了两粒安眠药,结果还是彻夜无眠,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痛苦的活着真的比死还难过。这样的日子完全是靠煎熬和信念挺过来的,难受的时候我就拼命的想瑶瑶,那三天我几乎把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从头到尾放了几遍。

现在总算都过去了,虽然依旧晚上要起床两三次,但是已经好很多了,医生说要2-3个月来彻底恢复,好吧,我开始消失,这两个月我将彻底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我知道肯定会很多人觉得奇怪一下子我就蒸发了,连个预告都没有,但我还没有消匿我的梦想,我想涅槃后的羽翼丰满起来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我一直在努力,努力的生活,努力的幸福。

声明:雅布叔叔的糖果屋|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消匿


雅布叔叔的四季糖果屋,那个洋溢着阳光味道和快乐音符的时光铺子啊,珍藏着最美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