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


前两天和Mr.L聊天,Mr.L是我高中的兄弟,现在一直混迹于盗版商的暴发户行列。他经常劝我少写点东西,看我不解,他很严肃的告诉我,你如果这样写着写着一不小心成了三流作家或者四流诗人那就不好了,特别是现在的诗人大抵精神状态都不会太正常,不是自闭就是自虐。

当然我也是一直比较认同这个观点,所以一直庆幸自己除了追女生之外一般不会没事写诗玩,所以那个啥看看大海,春天开花的事一般是不会联想到的。

不过似乎我总是要比别人要对一些事物更加敏感,这也经常被Mr.L划作为精神分裂的前兆。记得很小的时候,也就是诗人经常装模作样形容的那个“约莫还是很年轻”的时候,我就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有时候半夜惊醒总伴着涔涔的汗水,之后便会感叹生命的脆弱,就像妈妈现在还总是笑我那时候经常半夜爬起来钻进他们的被窝,弱弱的问上一句:"妈妈,人到底会不会死的?"所以我经常以此反驳Mr.L,为了证明我现在的精神状态一定要比诗人正常,至少我现在已经能肯定人是会挂掉的,而且如果老是在宿舍抽二手烟,可能还会挂的更早一些。

今天下午看了《穿墙人》,很明显这部作品的导演从小就被庄子老先生给毒害了,不过电影的构思很好,到处蕴藏着“庄周梦蝶”的影子。其实关于梦蝶的故事我是初中听到的,当时我们的语文老师Ms.R是把这个故事当作恐怖故事讲给我们听的,而且Ms.R还特别叮嘱我们不要深入的遐想,容易走火入魔。也总是觉得自己的思想总是那么玄幻,似乎学了几年的马克思还是没能让我深刻的唯物起来。特别是那个时候的梦蝶故事总是让我遐想到不能自已,甚至希望闭上眼睛就能按到一两只蝴蝶在那扇扇翅膀。

其实那样的梦又何尝不是一种唯美的轮回,经常一觉醒来却不能确定昨天是否真正的存在过,或许脑中残存的昨天的记忆仅仅是一种虚幻的链接故事情节的锁链。就像我们的那些努力的生活,那些甜蜜抑或忧伤的故事却是那些遥远的人们为自己编织的梦。

脑中总是残存着这些莫名的想法总是让人觉得纠缠,就像Mr.L总是因此判断我快踏入三流作家的行列。但是那些梦我们正在经历的,那些故事我们正在演绎的即使只是一场幻梦,那么我们似乎更应当去挽留和珍藏,那些甜蜜和朦胧的情感也就慢慢的渗透入梦里,变得香甜起来。

我们就这样生活着,带着梦想,编织着希望,今夜,谁会是我的梦?今生,我的梦该如何绽放?

声明:雅布叔叔的糖果屋|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幻.梦


雅布叔叔的四季糖果屋,那个洋溢着阳光味道和快乐音符的时光铺子啊,珍藏着最美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