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六月一号,遥远的节日,按照中国的官方做法,我们在初一就过完了最后一个儿童节,那么我们便不再童年。

     一直觉得现在大家似乎都如数家珍的算计着每个能和自己搭上边的节日,哪怕是儿童节都不忘自我装嫩一下。为了配合大家普遍的装嫩潮流,今天一大早就把自己校内的头像换成幼儿园的艺术照。我童年的照片并不多,以至于我这样记性极差的理科生居然能够清楚的记住每一张照片后面的故事。很多人都会怀念自己没心没肺的童年,那种无知洒脱的岁月在现在看来竟是那么弥足珍贵。

    其实我倒是很愿意和别人聊起自己的童年,并不是我的童年有多闪光,只是觉得每次回想起那些开心的日子,快乐总是会挂上嘴角,带着对幸福的满足。很多人在我的校内或者博客转了一圈后会认为我是个悲情的人,总是在笔下流淌着悲伤。有时候我会玩笑的对他们说,悲情的作品好卖钱~

    我总是这么认为的,一个人本来都会在心底掩埋着忧伤,只是那些快乐的人将它深深的藏着,不愿意去触及。这也就是为什么悲情的作品在人群中总是那么畅销,因为人们愿意用对故事同情的眼泪来安抚自己冻僵的悲伤。在成人的世界里没有白雪公主,没有白马王子,更没有那些单纯快乐的情节,因为我们不再童年,那些蓝天白云的梦想早已在那些熟睡的梦里真真切切的消散了...

    人有时候在某些方面确实很贪婪,就像我们在孩童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生活在即将逝去的单纯的快乐中,因为那时候我们都渴望长大,都期待着未知的精彩,但终究长大了才发现原来我们一直等待的却是未知的伤痛和慢慢被社会规则的同化,所以往往我们都将真正的快乐留在了回忆和遗憾里。所以我一直不喜欢看所谓成功者的访谈,每次看到他们对着镜头的优雅绅士的微笑,毫不费劲的吹牛,总是会想他们真的就那么满足和快乐吗?

    成长带走了我们一去不返的童年,成长也教会我们怎样去优雅的做人,再也不可以无所顾忌的说话,很多时候,更多的东西只能压在心中,然后摆出最标准的微笑,把那些最熟练的说辞一一呈送。所以绅士淑女们,准备好了吗?推开房门,演出开始了!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