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切说应该是沈秀,苏绣在清朝经过沈寿大师的传引和发展进入南通,成为超越苏绣的刺绣艺术。

今天妈妈受南通艺术家协会的邀请,参加“朱小兵刺绣收藏展”,我也陪同妈妈一起前去,当然也感谢主办方盛情的款待。

现 在回家,感触颇深。因为妈妈一直从事刺绣的艺术创作,所以从生下来的那一天就开始耳濡目染,也略有鉴赏能力。首先是心痛,心痛的是两点:第一点便是自从南 通工艺美术研究所解体以后,沈秀就几乎没有了下一代的传人,这门传神中外的艺术也便没有了传承。第二点是朱小兵这位普通的民间艺术收藏家没有专业的刺绣鉴 赏能力,8年来耗资百万收藏了几幅刺绣,但是今天看来这些收藏的作品很多却不是艺术家级别精品,而是其它的粗品,虽然妈妈表面上告诉收藏家还不错,但是妈 妈是不忍心告诉他这些所谓收藏的价值,看了真是心痛。

这次展览是在个移艺术馆,又看到了很多的大师们,自从研究所解体以后也都很久没有见到了,大家都也感叹我怎么就从小时候妈妈的小尾巴一下子长了这么大。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今天的酒宴恍若隔世,似乎那些童年的回忆也渐渐的清晰起来,那么美好却又流逝的那么无痕。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