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的烟花火


    车开了好久,一直开着,今天阳光很好,好的让整个人都可以慵懒的睡着,我们紧跟着另一辆车,那辆车里安睡着一个老人...年初二的大早睡梦中就迷糊的听到了电话铃声,然后就隐约的听到妈妈惊讶的声音,“啊...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走的”“前一阵子不是好好的,怎么会...”,心一拎,我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了...

    姑爷爷年二十九的那天去世了,因为过年的原因,他们家人才在初二早上告诉了这个噩耗...

    电话那头的声音哭丧着,身体一向很好的老人怎么突然在年二十九那天心脏病突发去世的呢...

    其实我和姑爷爷相见的次数并不多,也就是每年几次,姑爷爷给我的感觉是那种很随和很关心人的老人,很开朗,也很健康,每次见到他都是看到他乐呵呵的笑脸...让人感觉始终是非常亲切。姑奶奶身体不太好,始终是姑爷爷照顾着,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安享晚年..但是为什么他就这么匆匆的走了,连告别都不说一声呢?

    我们的车依旧跟着前面,缓缓的开着,我知道前面车里的人早已哭红了眼,泪倾诉着他们对着突如其来的送行的心痛。

    我是快到中午的时候到的,人已经来了好多了,走进去第一眼就是老人的遗像,依旧那样和蔼,依旧微笑着,仿佛一直在安抚遗像前痛哭的人们:别哭,我只是睡会儿...姑爷爷的孙女眼睛红肿着,哭得厉害...旁边好多人都在抹着眼泪,当我目光落到被大家围着的姑奶奶的时候,我的心颤抖了一下,老人没有哭,或许早已哭干了泪,她安详的坐着,手里拿着筷子,颤抖着将饭送到嘴里,姑奶奶年级很大了,将近90岁了,身体也很衰弱,现在一直照顾的老伴又突然先她而去,生活仿佛一下子抽干了空气,在她迷茫的眼里我看到了无助,在大家关心的照顾下,我看到了她内心的那一丝寂寞...

    车终于到了火化场,今天的人很多,每天去世的人总是那么多,男的,女的,老的,小的。到处都是哭声,到处都是悲哀的色调...每次遗体被送入火化间,总是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工作人员熟练的将逝去的生命推入焚化的天堂,在这里早已熟悉了离别的气氛,在这里生命一个接一个的走向最后的终结...

    我知道新年的医院也是一派繁忙,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让新年宝宝早点降临到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伴随着第一声啼哭,洋溢着幸福的欢笑,一个个快乐的生命就这样接肘而至的诞生...此起彼伏的啼哭,大人们欢笑雀跃...此起彼伏的哭声,在这里一个个生命在凋零....

    晚上吃完饭,大家相互安慰几句就告别了...一个葬礼也就这样落下的帷幕,希望生命就这样被送到的天堂,那个传说中没有痛苦的乌托邦...

    回来的路上,风很大,很冷,我缩着脖子...妈妈推推我说:看,好漂亮的焰火,恩~不远处人们喜庆着新年,欢快的焰火划亮夜空,华丽的绽放着....生命如斯,曾今华丽的演绎着,终归如斯,消失贻尽,不留一丝痕迹...

    原来消失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也是那么可怕的事情,一切都可以那么快的从眼前消失,可以没有预兆,可以没有准备...

    绚烂的烟花火啸叫着冲向夜空,人们欢快着迎接着新的一年,漂亮的光火映照着人们的脸,但是能不能不要离开?

  

声明:雅布叔叔的糖果屋|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葬礼的烟花火


雅布叔叔的四季糖果屋,那个洋溢着阳光味道和快乐音符的时光铺子啊,珍藏着最美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