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在家的日子是彻底的无聊,甚至提不起精神,上半年的计算机等级考试因为睡过头而弃考,本来就难得报一次,还被我用这样离奇的方式给翘掉,实在无颜面对父老乡亲,所以这个假期应当是异常充实的,光是忙着准备九月份的等级考试和下学期就要提交的项目就理应压的我哮喘了……

可是事实告诉我,似乎我什么也没干。这个暑假我去过一些地方,遇到一些人,碰到一些事……

我有时候很好奇,为什么总有人在考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会咨询我,我只能无奈的告诉他们,高考是我的伤痕。对于这道不用触碰就能隐隐作痛的疤痕,我似乎一直不能释然,或许就是那样,像C说得那样,曾经不管怎样,现在就混成这样,还被那群不知饥寒的小子彻底改造成了标准的“大学生”,磨的没有一点棱角……我竟也 能坦然的笑笑,呵,是啊,我现在就是个混蛋!把C气得没了脾气。

昨天和Mr.Z去游泳,很多人不明白我为什么可以游得那么拼命,我和他们说,游泳券很贵的,不能浪费。C看着我,游的快了连水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流下的眼泪。我没接话,只是向深水区游去。

Z最近变得开始有理想,开始忧患起来,游累了,趴在池边一句没一句的扯话。考研吗?Z问我,我吐了口气,很豪迈的说,考!呵,依我现在的破水准,要拼上老命咯。Z说他喜欢上海,我说我也喜欢。身旁溅起了水花,Z拍着水扎进水里,留下一句,加油……

恩,或许残存梦想的人都这样相互勉励着,我摸了摸腿上的疤痕,那是很小的时候留下的,还痛吗?我问自己,恩,不痛的!因为妈妈从小就骗我那条伤疤是不疼的,我笑了笑,扎进水里..看到了自己.....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