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是想说这个七月实在是一个不太好的月份,因为几乎没有一件好事。

首先是期末考试,很神奇的大三下,居然挂了科,都快大四了还不放一马,首先是邻居专业剽悍的辅导员在我们专业的考场抓了好多作弊的,其实考试核对参考资料的现象并不鲜见,为了网络和谐就不多说了。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学校里什么样的教师都有,一个连话都不能表达完整的老师怎么能教我们图像视频处理的,现在的教师资格证都那么好拿吗?所以这门课我挂了,挂的有模有样。

话说期末结束后我们轰轰烈烈的告别仙林了,搬家的时候又开始衰了,身上居然扒着一只巨大的硬壳虫,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有一只小螃蟹那么大,钳子也有那么长,手也被这只神虫给扎破了,后来没想到它搭乘搬家公司的顺风车一起回了本部,下车的时候又盯上我了,靠,我没挖它家祖坟阿,敢情暗恋我阿?最后我凶狠飘逸的踩了五脚才结束了它。流水账该写到回家了,嗯,七月八号下午我回家了,关于考研的一切动向就都留在了南京,回家看看书,放放空。。考研教室分配的事让我很不爽,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学院同样收了相同的费用,却能很强大的安排座位数小于总人数,人多了三个,那干嘛还继续收钱?过不了几天要回南京上辅导课了,或许还能在考研教室待上几天。

其实回家并不开心,没有瑶陪在身边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好想你。

再过几天就要日食了,某人要站在最佳观测点忽悠群众了,记得多抢镜头阿。毫无疑问,太阳被吃掉的那天肯定会伴随着悲剧,每次有各种类型的日食都会伴随着一些目能对日的童鞋眼睛被灼伤,甚至失明。特别是这次如此规模宣传的准盛况日食,不知道又要有多少被害者,大家注意防护就是了。

写了这么篇充满怨念风格怪异的文章真不敢相信是我写的,好,收笔.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