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三天快接近尾声了。今天被妈妈拖出去买东西。

似乎南通买东西依旧是南大街那些熟悉的店和商场,就这么漫不经心的被妈拉着逛来逛去…

目光蓦地在某一处锁定,我怔怔的望着不远处…

回来了两天,南通依旧是这么冷,而且愈发的冷。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似乎也都加厚了装备。那些骄傲的生命也都过上了厚厚的防护。呵~~是啊,这是冬天。但是这个越来越厚的季节,那些悲悯的生命似乎还是那么单薄…薄到让人心碎。还是那个熟悉的面孔,那个从夏天就一直出现的悲凉的生命。你为什么还是光着身子?不冷么?你是畸形患者,没错。但是你为什么不怕寒冷?我笑笑。谁喜欢这要命的冬天呢?~漂亮的姑娘不喜欢,年长的大爷不喜欢……难道他喜欢?喜欢光着身子在寒风中微笑,磕头,乞讨?喜欢自己冻得快要晕眩,却无人喝彩,身体快要冰凉,却还要被某些人在角落里监视着?

他很淡定的重复着一样的动作:展示他残缺的身体,磕头……只是偶尔望望天,带着飘忽不定的迷茫…大概春天快到了吧,他一定总是这样想。落叶轻轻的飘零,划过优美的曲线,飘过行色匆匆的脸庞,飘落入乞讨的碗里。他正想磕头感谢,却发现只是一片落叶。。。碗里只有一片和他同样孤独的落叶。呵~似乎他有点想笑……除了落叶,谁还会注意到这个角落里快要凋零的生命?

天很蓝,蓝的澄澈;风很冷,冷的彻骨。蓝天下,人们行色匆匆;蓝天下,生命的火焰在怒放..那些赤裸的生命在凋零。

Last modification:March 6th, 2020 at 10:4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