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遥远的回忆是熟悉流淌的歌


这两天由于那个我现在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实习回家了。这次回家的时间算起来真是够长,理论时间适从5月10日到18日,但是像我这种积极响应组织号召的好同志更是提前到8号就偷偷的溜回家了。

人总是这样,在学校总想着回家,当然我是除外的,虽然回家这件事也让我高兴,但我却也不会像他们那样激动。因为觉得在学校无所事事的挥霍青春,到家却面对爸妈企盼希望的眼神,心里也不是滋味。于是便会每次回家都在箱底压上一堆书来填补内心的一丝空虚,结果这些书总是从未离开过箱包。每次回家都会经过母校,我家本来就离南通一中很近,自从搬家后就挨的更紧,原来一直很得意自己住的离学校近,每天几乎都可以跑着回去,而现在却似乎成了我的恶梦,每次经过学校总是不自觉的把头背过去,然后又再偷偷看上两眼,总感觉自己是这所学校最大的败笔。我一直不怨恨这所省重点,过去总认为自己是一中最晦运的学生,从高一到高三一路走下去都没有问题,却惨死在最后一战。现在却也释然了,我本来的人生就不会是平坦的,我一直是一种奇特的状态生存着,就像Mr.K一直拿我开玩笑说我的辉煌一直走的是三角函数的路线。其实我和K一直都是走着三角函数的路线,只不过如果我们叠加在一起就能相互抵消掉。所以当年我是十二中的骄傲,他却是一中的失败;后来他最后变成了一中的荣耀,我却成了败笔。其实这件事想来还是挺有趣的,似乎命运总是那么纠结的喜欢把一个人的生命扭成个麻花。

今天翻出过去的那些卡带和那台卡带CD音响,这些淘汰的家伙就像那些发霉的历史一直被我放在角落,偶尔也会那出来晒晒。一堆的卡带被我散落在地上,那些我曾经的偶像跟着这些随地排放的卡带总能将我慢慢陷入那些过去的旋律。总感觉沉浸在音乐里的回忆始终是甜美的,那些久陈的记忆随着这些跳动的旋律变得晶莹剔透,清晰的似乎一伸手就能触及。

音箱里淡淡的放着陈年的回忆,永邦的歌似乎是一闪即过的美好,我收藏的永邦的卡带也只有一张,那是经典的《永邦.com》,后来却不知为何再也没有这个歌手的讯息,或许是我不再关注了吧。“知道吗?有首歌很好听哦”,“哦?是吗”,那双眼睛总有让人沉醉的美丽,纯的透亮的眼眸后来成了对那时最美的回忆。“威尼斯的泪,在午夜梦回.....”看着这张卡带,我情不自禁的哼起那段遥远的旋律,“哎,讨厌...原来你知道这首歌?!”,“哈~~我只是随便哼哼哦,我还正想推荐你这首歌呢”,我们相视一笑...其实光良的歌我也是一直听的,只是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没有买过他的卡带,没有他的CD,偶尔翻出一张卡带,呵~那是张录音的卡带,上面居然有《童话》,记得那些《童话》疯狂流行的日子,各大媒体的排行榜中这首歌似乎总是排名第一,“你也知道《童话》又拿第一了?”,“呵呵~~听广播的”,“你都听什么阿?”,”92.9的城市流行榜?””103的灯灯?”,我们相视一笑,“哈哈~~原来都听这两个节目啊”......原来那时的默契就是那么简单又神奇,轻轻的在心中触碰一下,就能流出蜜一样的甜,“可是...这两个节目都是一个时间~都听不全”,”恩~~是啊,每次只能听一个”,“要不我们听不同的节目,然后录下来换着听?”,“哈~~真是个好主意!”一路上总能留下这样的欢笑和快乐,那时候单纯的记忆就是这样单纯的快乐着。

从初三的那个暑假开始,一个音乐天才就开始悄悄的展露出才华,记得那个夏天,我和Mr.Y同时觉得新概念音像店一直播放的那首歌很特别,很好听。后来才知道那是林俊杰的第一张专辑的主打《就是我》。后来就开始很迷恋JJ的歌,JJ的歌在婉转贯穿心灵的旋律里张露出他不羁的创作才华,独特的声线让人沉醉不已。翻出JJ的《江南》,那样的缠绵,就像那样的纠结,一丝一缕的剥离着记忆。“对不起,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JJ”,这样的梦纠缠在三生石古老的誓言,那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每一个人的背后可以有一个这样执着的故事,每一首歌的背后有一段这样坚定的等待...

或许没有千年的等待,也没有千年的回首。梦也常常就被惊醒,只是醒来后擦拭去额间的汗水,就像擦去梦中的记忆,只是床头音响中渐近渐遥的旋律缓缓的缠绵,翻个身继续睡去,记忆就在这样流淌,从歌里流到心里......

声明:雅布叔叔的糖果屋|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那些遥远的回忆是熟悉流淌的歌


雅布叔叔的四季糖果屋,那个洋溢着阳光味道和快乐音符的时光铺子啊,珍藏着最美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