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的气候在夏季总有一段时间是彻底悲情和潮湿到让你再坚韧都会忍不住叹息的。

正是这样的梅雨季亘久不变的从江南洗刷到江北,渗透进每一片青砖石瓦,朦胧细腻的江南柔情便渐渐的被涤洗得澄澈,酝酿得醇香……于是自古那些闷骚的文人骚客多半都是被江南的雨给淋出来的…

其实我一直是讨厌这样的梅雨季的,但无奈我生长于斯,我甚至难以想象没有梅雨的土地那是怎样的豪放,没有细润潮湿的生命那会是怎样的充满阳光……所以,我常感觉我并不适合于这样的土地,潮湿的季节,我没有满腹的诗情,我却在渴望阳光。梅雨把诗人淋成了闷骚,却最多把我淋成了感冒。

又是一年的梅雨季将至,这次我静静的待在学校的教室里,被埋在落地大窗外满目不知道能不能散去的乌云下安静的趴在桌上小憩着,偶尔被钻进衣领里略带凉意的风唤醒,带上眼镜,匆匆的瞥一眼窗外,那早已是满目缤纷的伞花,总觉得在这样悲情的天气里雨水终究还是能有些积极的作用,至少五彩的伞花盛艳着划破一丝的沉寂和落没…

我很喜欢在这样的季节坐在一窗几净的教室里远望,喜欢这样安静的看着,喜欢看着那些伞下的爱情被这悲情的雨淋洗得更有江南的质感,总是在这时候才会见那些紧靠着避雨的情侣低头私语,或许他们总会是感谢这些有雨的季节,朦朦胧胧的雨季就像这些朦胧而甜蜜的情感慢慢的酝酿着,不紧不慢,不咸不淡,这些也总会是江南恰到好处的风韵。

看累了这些雨润的故事,也就继续趴在桌上睡下,慢慢的进入梦里…那又是另一个江南……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