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我就体验了两次飘雪,对江苏的人来说这样的雪已经足够了,足够大,足够渲染这个冬的寒冷。    对于下雪,早已没有了幼时对雪的挚爱,对雪的幻想。雪是孩子的玩具和天堂,雪是他们童年幻梦的驻留....记忆里最不遥远的童年对雪的回忆还是在小学四五 年级的样子,那次的雪也很大,大到足以让折磨我们的学校立刻放假休息,那个洒满雪的下午可能是这辈子对雪最好的回忆,我们几个孩子一起堆雪人,一起打雪 仗,一起捧起雪咯咯的将雪塞进对方的领子里,然后嬉笑的抱在一起打滚,无忧无虑....后来的一次对雪的记忆俨然已是好多年以后了,生活也不再童年,梦也 不再那么单纯的幻想,那是03年冬的一场雪,那天刚搬了新家,招待了亲朋好友来家里吃饭。只记得那天很冷,Mr.J也从广州回来了,一起聚餐,晚上吃完 饭。我和J还有小婷婷一起出去看看南通的夜景。我们就这么慢慢的走着,沿着濠河畔把南通的夜拍下来。突然就下起了雪,就像一出没有来由的童话故事,雪花就 这么没有征兆,没有预报的飘下来,好大。我们兴奋的将这难得的奇迹拍了个够,然后打的回去了,待到我们下车的时候雪已经奇迹般的停下了,没有一丝痕 迹...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真是一场神奇的雪,只有那些照片能够捕捉到它短暂的身影。

后来似乎就再也没有多少关于雪的记忆了,想想也是一种悲哀,因为在雪的世界里我既没有雪上加霜的凄惨经历也没有雪中佳人相伴的浪漫爱情故事,或许在孩子的梦想里我这样的活到现在始终是不完整的。

这个冬天奇怪的厉害。Mr.G说不管怎么看,今年的冬天在温度上都能算得上是个暖冬。但今年的雪却像发了情一样疯下,愈下愈猛,就像压抑久了,一下子倾泻 了出来,歇斯底里,不顾一切的想要表达自己是这个冬的主宰。中国今年的雪算是几十年的奇迹了,无数的人被滞留在车站数天,公路完全瘫痪。连南通这样矜持的 城市都被30厘米厚的雪蹂躏的喘息。雪就这么肆无忌惮的飘着,以它的疯狂来宣告它的胜利。

Mr.G说这场雪就像个受够了气的孩子,就像个失恋的少女,以不近人情的方式宣泄着。它垄断着这个冬天的情感,无论谁向它抱怨,它只是撒下一片片纯白美丽的雪花让你无法抗拒的被掩埋,雪愈下愈大,这个冬愈埋愈深。

气象台一直揣度着这场雪的心情,好吧,该结束了,2008年的这场雪,这次,我会记住你的,因为你胜利了。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