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考试过半了,结束了信号和概率论的考试,说实话这两门虽说考的很简单,但是

明显对我这种背书能力几乎为零的人来说简直是折磨,那写公式我真想把它们结集出版. 我经常会有些即兴的激情,考完试,站在教学楼门口我突然很有兴致的向Mr.G提议去紫金吃饭. 关于紫金,我也是最近刚知道那里的饭菜还不错,而且据说性价比很高....(上次和Mr.G去吃饭,五块钱已经吃不下了,而且紫金的食堂还会很有情调的附松餐后水果) 对于我一些即兴的提议,Mr.G总是积极响应,甚至我们还凌晨两点翻出宿舍去大成买炒饭...... 匆匆的向Mr.Z借了自行车我们就屁颠的赶往紫金了....不过人总是善变和有时带有少许思维分裂的,我们在绕着紫金转了两圈以后,G同学提议我们不妨去南中医去吃饭,当然此人是动机明显不纯,去南中医我还是坚持填饱肚子的根本路线,他却还多出一项观赏美女的精神文明建设的目的. 我们是在南中医的一食堂吃的,由于去的比较晚,人就不多了,点了菜也就安静的坐下,南中医还真是严重的阴阳失调,我们在食堂就没见着几个男的,嗯,美女还是不少的,据Mr.G的理论加实际观察:南中医是仙林美女最多的学校,所以在这里吃饭,G同学的脸上一直挂着笑...不知道南中医有没有同学能治疗这样的由于过度兴奋造成的面部肌肉不可逆转的抽动失调? 我们就这么很无聊的为了吃顿晚餐晃悠了两个学校...回来的路上,Mr.G回过头来,很严肃的对我说了一句:"我决定了! ","嗯?","我以后要去南中医自习!....",我无语.........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0th, 2020 at 01: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