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 我的文学 ] 下的全部文章

秋日舞曲 9月22日

又到了秋天,推开阳台的门邂逅漫天的飞虫....

已经是秋末了,常说月圆之后秋就开始慢慢的退散,直至贻尽.所以天还暖的时候,也倒能凭空感受到一丝寒意...冬大概也是不远了.

我和他们说过我喜欢夏天,因为有无限的阳光可以挥霍,喜欢阳光下的日子,即使热得让人诅咒.对于春和秋我是没有权利发言的,似乎在我的概念里,只有夏冬两季...气候亦是如此.

我 有时想不明白为什么我曾经会那么讨厌冬天,或许它本就该让人生厌吧.小时候总是让这该死的天冻红了手,大了却让这天给冻住了心.就像Mr.Z说的,我能让 本该取暖的季节充满了悲情色彩,我曾笑着对他说,过了这个冬天就不会冷了.有时候因为我们太稚嫩就轻易的被本该不痛不痒的季节冻住了彼此,就像那些天天耳 语"我爱你"的情侣们太轻易就把每天的山盟海誓和永不离弃埋进雪里,然后散落天涯...

所以我现在会觉得秋是个好季节,好到可以依旧感受到阳光的呼吸,好到不必太热就可以放纵所有的激情,甚至好到可以幸运的邂逅美好的故事.秋常常是诗人笔下的悲剧,却不料到有时候秋也是一首奇妙的舞曲,盛夏悄然走开,秋却试图带着我们迈着夏的舞步走进可以冻住梦想的节日.

阅读全文

总会觉得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捉摸不定,从过去到现在也总是过着未卜的生活,那些骄傲的人们在自习室通宵的翻着书,C看着苦笑,唉,何必呢,投一次胎不容易,干嘛还这么折腾自己?

走进考研自习室总能被无数无辜而骄傲的眼神杀死,他们似乎总是想告诉我,我们正在谱写人生,我们有确定的未来.我无奈的摇摇头,要是你考不上呢?

阅读全文

幻.梦 7月18日

前两天和Mr.L聊天,Mr.L是我高中的兄弟,现在一直混迹于盗版商的暴发户行列。他经常劝我少写点东西,看我不解,他很严肃的告诉我,你如果这样写着写着一不小心成了三流作家或者四流诗人那就不好了,特别是现在的诗人大抵精神状态都不会太正常,不是自闭就是自虐。

当然我也是一直比较认同这个观点,所以一直庆幸自己除了追女生之外一般不会没事写诗玩,所以那个啥看看大海,春天开花的事一般是不会联想到的。

阅读全文

给大爷笑一个 7月01日

本文注定是题目粗俗,内容不堪,请关注唯美文学的朋友飘过.

嗯,刚才Ms C和我聊天,而且是带着她始终标志性最恰当的微笑和我交谈,我一边琢磨着这样的微笑需要多久才能练就,一边回味着去年她和Ms K吵架的表情,还顺带摆出我稍有锻炼的自认为比较标准的绅士的微笑回馈她....于是我们所谓愉快的交流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和她挥手告别我揉了揉因为非自然动作引起酸痛的脸颊,收起笑,继续自己,如果现在迎面走来比如Mr Z之类的哥们, 说不定我还会很乐意的听他顺口骂上几句脏话或者习惯性的和我讲几段YY段子.也说不定Ms C现在已经回到宿舍,我不知道是否此时她还依旧淑女?

阅读全文

江南雨 6月11日

长三角的气候在夏季总有一段时间是彻底悲情和潮湿到让你再坚韧都会忍不住叹息的。

正是这样的梅雨季亘久不变的从江南洗刷到江北,渗透进每一片青砖石瓦,朦胧细腻的江南柔情便渐渐的被涤洗得澄澈,酝酿得醇香……于是自古那些闷骚的文人骚客多半都是被江南的雨给淋出来的…

其实我一直是讨厌这样的梅雨季的,但无奈我生长于斯,我甚至难以想象没有梅雨的土地那是怎样的豪放,没有细润潮湿的生命那会是怎样的充满阳光……所以,我常感觉我并不适合于这样的土地,潮湿的季节,我没有满腹的诗情,我却在渴望阳光。梅雨把诗人淋成了闷骚,却最多把我淋成了感冒。

又是一年的梅雨季将至,这次我静静的待在学校的教室里,被埋在落地大窗外满目不知道能不能散去的乌云下安静的趴在桌上小憩着,偶尔被钻进衣领里略带凉意的风唤醒,带上眼镜,匆匆的瞥一眼窗外,那早已是满目缤纷的伞花,总觉得在这样悲情的天气里雨水终究还是能有些积极的作用,至少五彩的伞花盛艳着划破一丝的沉寂和落没…

我很喜欢在这样的季节坐在一窗几净的教室里远望,喜欢这样安静的看着,喜欢看着那些伞下的爱情被这悲情的雨淋洗得更有江南的质感,总是在这时候才会见那些紧靠着避雨的情侣低头私语,或许他们总会是感谢这些有雨的季节,朦朦胧胧的雨季就像这些朦胧而甜蜜的情感慢慢的酝酿着,不紧不慢,不咸不淡,这些也总会是江南恰到好处的风韵。

看累了这些雨润的故事,也就继续趴在桌上睡下,慢慢的进入梦里…那又是另一个江南……

    今天六月一号,遥远的节日,按照中国的官方做法,我们在初一就过完了最后一个儿童节,那么我们便不再童年。

     一直觉得现在大家似乎都如数家珍的算计着每个能和自己搭上边的节日,哪怕是儿童节都不忘自我装嫩一下。为了配合大家普遍的装嫩潮流,今天一大早就把自己校内的头像换成幼儿园的艺术照。我童年的照片并不多,以至于我这样记性极差的理科生居然能够清楚的记住每一张照片后面的故事。很多人都会怀念自己没心没肺的童年,那种无知洒脱的岁月在现在看来竟是那么弥足珍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