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 我的文学 ] 下的全部文章

青春是片海 7月14日

现在回头看学生时代的那些文章,那些矫情的文字,愈发的觉得自己确是离开了那个真正属于青春的时光。单身的时候可以装逼卖弄文骚,失恋的时候可以把情殇埋入文字。而七八年后的自己,八股文越写越多,一直标榜永远吃不胖的身材也快打破封锁,但真正静下来思考的时间却越来越少,真正想为自己记录些故事的耐心慢慢的消磨殆尽。

从写第一篇日志到现在,其实从来没有一个预先准备好的主题,从来没有一个记录草稿的地方。永远都是打开编辑器,噼里啪啦的抓住头脑中最后闪过的一丝灵感便成了题目,再噼里啪啦的抒情一番便成了正文,如此一来,从头到尾便是真正的意识流。文字美或不美、内容别人懂或不懂,管他呢,自己爽就够了,这才是真正酣畅淋漓的青春。年纪越大越发现真要记录点什么变得越来越难,走过了无病呻吟的年纪,发现曾经还能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已经开始满大街的做理想宣言,做大时代分析了。我还在玩博客,人家已经挂上头衔玩知乎了。

午后的办公室零零落落的就剩下我一个了,拉下被阳光晃得刺眼的窗帘,像个认真学习的孩子一样端坐在电脑前,是如此郑重的想记录好这篇日志,但愿字里行间还能守护住那一点点纯粹的美好吧。从博客上消失的这半年多,工作不用那么操心了,宝宝顺利出生了,终于可以趾高气昂的在朋友圈里做一个炫子狂魔了。生活有条不紊,事业也算稳稳当当。但总觉得生活缺了点什么,充满了遗憾却又不知从何说起。Mr.Z说这叫舒服日子综合症,我说这叫找不回青春忧虑症。Mr.Z骂我又矫情装逼,我说好久没被这么舒服的骂了。

七月的梅雨季渐行渐远,七月的毕业季早已不知所踪,最近我连自己都很惊讶的变成了一只考证狗,或许在别人眼里这孩子踩着狗屎运的过了中级软考还来了劲,只有自己知道,那是离开青春太久,还想再啃啃那些厚厚的砖头,还想假模假式的装个学生样。时光走的太快,抓不住。岁月转身无情,拦不下。只能默默点一盏灯,一页一页的翻开那些尘封的故事。就像那天在星空摇曳的海边,浪声滔滔,来不及靠近已经走远。

我的母亲冯丽是标准的老南通,出嫁前就住在寺街沿着环西路的街边大宅子里。外公外婆都是那个年代特别能干的人,尤其是外婆把整个一大家子操持的稳稳妥妥。母亲是自然灾害最严重的1960年出生的,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出生在最困难的那几年,母亲自然成了家里众星拱月,共同呵护的心肝儿。吃不饱的年份家里再平添一口,无疑是雪上加霜,舅舅就晚上跑去乡下偷菜,回来偷偷的熬小米菜粥给妹妹吃。外婆的家教极严厉,把舅舅打的两天没法坐凳子。外婆常念叨这些往事,说起来眼里总是噙着泪花儿。母亲就是一直这样被疼爱的长大,家务活哥哥和姐姐从来都不舍得让这个宝贝妹妹做。母亲的“手巧”也就是在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培养起来的。听以前的老街坊讲,母亲在十几岁的时候做针线的手艺就已经在那条弄堂里小有名气,被街坊们亲切的称为“小绣娘”,她常常对着书上的版子就能做出件漂亮的衣裳,每件作品还绣上自己创意的各式花纹。母亲“手艺”的最早受益者是我的两个表哥,舅舅和姨妈都是也都是生的儿子,母亲总能变着花样的给两个小男孩儿做漂亮的衣裤,绣上各种孩子们喜欢的卡通人物。以至于后来表哥们的书包每年都要拿回来给母亲绣上最新流行的图案,总能高兴好一阵子。

阅读全文

你们好吗? 12月15日

本来并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只是几乎想起来就会打开自己的小站,细细的琢磨一番,却又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喜欢写点文字的人总想抱怨点什么,但积攒了满腹抱怨的时候却又什么都不想说,或者是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已近年底才顿然觉悟原来一年又这么过去了,掐指一算居然才工作了两年多。时间就是这么坑爹,区区两年的光景已经觉得那么遥远。南京,还有属于南京的生活已然渐渐的消退。只有偶尔想到仙林,心中还是会澎湃一番,这也便是在心底能够代表对南京最美的记忆了,那样的岁月,总是醉人。曾经的Mr.L和Mr.Z们,这群家伙早已散落到各地,QQ上建了讨论组有时候也扯上两句,洗完澡坐在床头有时候翻出通讯录,只是想问一句:嘿,最近还好吗?

阅读全文

【工作作品】有一个时代叫『民国』,有一种时光叫『南通壹城』 5月29日

有很多国人其实并不深谙中国的历史,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民国”的情愫。我们不谈政治,不谈体制。我们谈风情,谈回忆,似乎我们都把那些泛黄陈香的 历史留驻在了同一个时代--民国,不仅仅是繁体字写下了那段岁月的峥嵘和沧桑,老上海的风情,民国的记忆早已深深在心头留下了烙印。 对于南通而 言,这座被誉为“近代……

【工作作品】爱濠河,爱别墅,也爱那些漂亮的花花草草,她是濠南君邑! 5月18日

点点从小就在濠河边长大,缓缓的河流记录着南通这 个城市的繁荣和变迁。怀念小时候外婆家打开院门就能看到濠河,怀念那时候的南大街虽然不及今日的繁华喧嚣,但也几步路就能走到,甚是便捷。岁月慢慢的流 逝,除了老街的那些保留的院落还能依稀留下曾经的念想,似乎回忆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也住的越来越远,但城中依旧还……

风筝飞 4月29日

好久好久,久到我荡漾在火车起伏的轨轮摩擦的咕噜声中才恍然想起我那些无病呻吟的文字。

今年的五一节我照样回家了,火车上靠窗的帘子默契的都拉了起来,我们就在阳光下蒙上了眼睛,随意车在既定的田野上飞驰,旁边的小女孩一直盯着浸透着阳光的窗帘,阳光真的很棒,明媚的快要满溢出来。我想,她一定感觉在飞,生活就是可以这样惬意和飘逸的遐想。我闭上眼睛,打开mp3,倚在座位上,我静静的对自己说:我感觉在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