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爱情 ] 下的全部文章

今天我从南京回到南通...今天是我们恋爱四周年的纪念日,今天却也是我们正式成为合法夫妻的日子!

从2008到2012,四年,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从学生时代的完美爱情到走向社会的跌跌撞撞,回忆和感叹已经说了太多太多,但是,今天,我们真正的升华了我们的爱情。

阅读全文

阳光的轮廓 3月08日

这是2012年的第一篇日志,去年的年末,新年我居然都没有动笔,这让我自己都很遗憾,其实我是个很情绪化的人,从来没有顾及过小站的排名和流量会受什么影响,心情不好或者心境浮躁的时候就是不想写字,一个字都不想写上来。

终究微博还是个好东西,微博可以天天变着花样发,博客却可以几个月都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时间跨度太大,让我慢慢理清思绪。

阅读全文

今天晚上从图书馆回来,天好像又降温了..

缩着脖子一个人慢慢的走着,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夜晚静静走在这条路上的感觉,安静的让人可以思考...

忽然身后一阵笑声,一对情侣在这条路上你追我赶的嬉闹着,很温馨,大概他们一定觉得幸福极了...

但是如果我可以选择...或许我现在不会再向往这样的快乐...也许我变了,也许我真的开始明白...明白真正应该属于自己的或许不是爱情..或许我只会给爱情带来伤害...

就这样吧,喜欢这样静静的走着,沿路欣赏悦目的风景..喜欢就这样走着,踏踏实实的走着...

    故事的主角是两个傻瓜。男的好傻,傻的只知道说疯话,女的也好傻,傻的只知道用那双无神的眼睛看着男的笑,傻笑。

    两个人本来不认识,他们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家里人嫌他们傻,都抛弃了她们,任他们四处流浪。男的从南往北走,女的从北往南走,都是去流浪……男的以前并不傻,而是因为在工地上干建筑的时候被砖砸中了头,从那以后就傻了。女的以前也不傻,考大学的时候她考了全市第一名,然而她的名字却被一个有钱人给顶替了,从那以后女的就不再说话,不再理自己的父母,后来也傻了。

    不知道走了多长的时间,男的身上的那身衣服变的肮脏不堪,鞋子也露出了那漆黑的脚指头。女的身上那身红衣服已经变成了灰色,散乱的头发上还有几根枯黄的杂草,但是脸还是白的,出奇的白,手里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冲着路人们傻笑。两个人是在一个黄昏相遇的,他们共同发现了垃圾桶里的那块发了霉的面包,一同身手去抓那个面包,两个人的头碰到了一起,男的冲女的狠狠地瞪了一眼,女的冲男的傻笑。男的还是胜利了,他抢到了面包,张开那黑紫色的嘴狠狠的咬了一口,女的没有动,只是傻傻地看着男的,傻傻地。男的看了一眼女的,眼神中没有一点光,女的只是看他,喉咙里不停的咽着唾沫,男的停止了啃面包,开始看着女的,傻傻地盯着,两个傻子就这样看着,男的没有表情,女的傻笑。男的把面包给了女的,男的竟然把面包给了女的,女的也抱着那剩下的半块干面包啃了起来。男的转身走了,没有回头,当他回到自己睡觉的那个废厂房的时候,转身看到了女的,女的一直跟着他,一直跟到了这里,女的还是冲男的傻笑,她们不说一句话,女的便跟傻子住在一起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男的感觉身上很温暖,从来没有过的,女的一直搂着男的,女的睡觉时候很死,睡觉的样子真的不像个傻子。

阅读全文

吻别巴黎 8月07日

“喂,飞机上不能使用移动电话,现在就罚你从飞机上跳到埃菲尔铁塔上去”。 “拜托,那小姐干嘛打电话给我?”我没好气的说。“还不是想你个猪头啊~~我已经在机场等你了,你叫飞机快点飞,我等不及了!”“傻丫头”我笑着挂上电话 走出洗手间。坐回座位,我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过不了多久,我终于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小雨了。我望着机窗外的夜景发呆,巴黎的夜真美,霓光闪烁,中世纪的 古城在华光中像晶莹的水晶宫。

“各位乘客请注意,本次班机将于十分钟后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着陆,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飞机上的广播打断了我散乱的思绪,我竟情不自禁的笑起来,笑得无声却无法自制。

阅读全文

“啊呀,烦死了,这几天头都复习大了!”小雨轻靠在我的课桌上有点撒娇的埋怨着。

“恩,是呀”,我扭了扭有点酸痛的脖子,她清澈的大眼睛 正眨巴眨巴的望着我,我理了理凌乱的思维,“快了,过了这场考试我们就彻底解放了,呵,这个夏天属于我们!”我一语双关,调皮的望着小雨。她的脸上有了一 丝娇红,略低下头, “恩…..是啊,属于我们整个高三”。我憧憬的凝望着窗外,透蓝的天空被风吹来几朵白云,是啊,我们的夏天终于要来了……

我 撑着伞走出校门,一头栽进望不到头的人群。该死的天正下着雨,乌云翻滚着,排山倒海。我的心情一如这天气,糟透了。“可恶的数学!”我边走边恨恨的骂着。 今天总算考完了最后一门,但我却知道我完了,简直无法想象我是如何慌乱的做数学的,只知道当时大脑一片混沌,也不知干了些什么。“嘿,怎么样啊?”是小雨 的声音,她从背后追上来。“还…行吧”“哎哟,数学难死了!”她埋怨道,“这下你爽了吧,数学难对你们男生最有利了…….”我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走着, 仿佛整个身体都在滴血。小雨也不再做声了,看了看我,淅沥沥的雨中便多了两个沉默的身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