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片海 7月14日

现在回头看学生时代的那些文章,那些矫情的文字,愈发的觉得自己确是离开了那个真正属于青春的时光。单身的时候可以装逼卖弄文骚,失恋的时候可以把情殇埋入文字。而七八年后的自己,八股文越写越多,一直标榜永远吃不胖的身材也快打破封锁,但真正静下来思考的时间却越来越少,真正想为自己记录些故事的耐心慢慢的消磨殆尽。

从写第一篇日志到现在,其实从来没有一个预先准备好的主题,从来没有一个记录草稿的地方。永远都是打开编辑器,噼里啪啦的抓住头脑中最后闪过的一丝灵感便成了题目,再噼里啪啦的抒情一番便成了正文,如此一来,从头到尾便是真正的意识流。文字美或不美、内容别人懂或不懂,管他呢,自己爽就够了,这才是真正酣畅淋漓的青春。年纪越大越发现真要记录点什么变得越来越难,走过了无病呻吟的年纪,发现曾经还能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已经开始满大街的做理想宣言,做大时代分析了。我还在玩博客,人家已经挂上头衔玩知乎了。

午后的办公室零零落落的就剩下我一个了,拉下被阳光晃得刺眼的窗帘,像个认真学习的孩子一样端坐在电脑前,是如此郑重的想记录好这篇日志,但愿字里行间还能守护住那一点点纯粹的美好吧。从博客上消失的这半年多,工作不用那么操心了,宝宝顺利出生了,终于可以趾高气昂的在朋友圈里做一个炫子狂魔了。生活有条不紊,事业也算稳稳当当。但总觉得生活缺了点什么,充满了遗憾却又不知从何说起。Mr.Z说这叫舒服日子综合症,我说这叫找不回青春忧虑症。Mr.Z骂我又矫情装逼,我说好久没被这么舒服的骂了。

七月的梅雨季渐行渐远,七月的毕业季早已不知所踪,最近我连自己都很惊讶的变成了一只考证狗,或许在别人眼里这孩子踩着狗屎运的过了中级软考还来了劲,只有自己知道,那是离开青春太久,还想再啃啃那些厚厚的砖头,还想假模假式的装个学生样。时光走的太快,抓不住。岁月转身无情,拦不下。只能默默点一盏灯,一页一页的翻开那些尘封的故事。就像那天在星空摇曳的海边,浪声滔滔,来不及靠近已经走远。

2014志 12月31日

今天中午去濠滨拿到了2015年的台历,也算是有点辞旧迎新的样子。日子就这么飞快的过着,翻一翻日志,今年还未来得及写几篇流水账就已经到了尾声。毕业四年,仍然依旧无法释怀那些美好的大学岁月;工作四年,仍然时常怀念在南京的那些日子。走出校园的这四年来,也算是待过几个行业,换过几份工作,辗转过几个城市。对于自己而言,今年或许才算是真正的稳定下来。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奋斗了四年的行当,考了一份看上去体面稳定的工作。过去的这几年记录了我的成长和历练,愿今后的每一年能给稳固的家庭打好基础。

除了工作,今年最大的收获便是即将到来的宝宝!终于要升级当爸爸了,虽然还不知宝宝的性别。但相信一定是个健康聪明漂亮的宝贝。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和宝宝见面了,我的2015的记录里应该都会被这个小家伙霸占了吧。

我想大概若干年以后想起这个2014,一定是带着满满的怀念。爷爷把和我们最后的记忆永远的留在了2014,第一次面对至亲的离去是那么的突然和无奈。从未想到一向身体硬朗的爷爷竟然就这样不辞而别,留下的都是温暖的回忆。和爷爷一起生活了那么久,那么多的画面,现在的每一天几乎都还会在某个时候想起曾经和爷爷在一起生活的场景,感觉那么近却再也抓不着了。珍惜身边的每一个值得爱的人吧,这是今年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生活没有那么多说好的约定,却有那么多的猝不及防。

这篇日志写的零碎,也是各种时间的碎片里写的。虽然现在自己越来越不愿意动笔,但今天却也必须要写上一篇,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写这篇日志,无论长短,无所谓规格,也便算是要对得住这厚重的一年。

再见了,2014。忘不了的过往岁月,停不下的时光齿轮。

总以为还没有准备好就不会有别离,也总以为这样精神矍铄的老人不该匆匆说再见。

爷爷是个善良热情又靠谱的老头子,坚定的社会主义拥护者,如假包换的人民好干部。记忆里从小学开始就是和爷爷一起生活了,爷爷性格很内敛,很少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很少轻易表达自己的喜恶。母亲总认为从爷爷开始传延下来的血脉中少了很多情感细腻的部分,从来不会和别人轻易表露心扉,但其实爷爷从来都是把情感埋在心底。那天整理爷爷的遗物,看到他贴身的钱包里除了几张崭新的钞票外,竟然还整整齐齐的插着几张我的名片,校科协的名片,在南京工作的名片,和现在的名片,这些我现在都已经凑不齐的东西竟然爷爷都小心翼翼的当宝贝收着。那些曾今顺手送给爷爷的名片,在老人的心里却是那么的珍贵。

阅读全文

我的母亲冯丽是标准的老南通,出嫁前就住在寺街沿着环西路的街边大宅子里。外公外婆都是那个年代特别能干的人,尤其是外婆把整个一大家子操持的稳稳妥妥。母亲是自然灾害最严重的1960年出生的,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出生在最困难的那几年,母亲自然成了家里众星拱月,共同呵护的心肝儿。吃不饱的年份家里再平添一口,无疑是雪上加霜,舅舅就晚上跑去乡下偷菜,回来偷偷的熬小米菜粥给妹妹吃。外婆的家教极严厉,把舅舅打的两天没法坐凳子。外婆常念叨这些往事,说起来眼里总是噙着泪花儿。母亲就是一直这样被疼爱的长大,家务活哥哥和姐姐从来都不舍得让这个宝贝妹妹做。母亲的“手巧”也就是在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培养起来的。听以前的老街坊讲,母亲在十几岁的时候做针线的手艺就已经在那条弄堂里小有名气,被街坊们亲切的称为“小绣娘”,她常常对着书上的版子就能做出件漂亮的衣裳,每件作品还绣上自己创意的各式花纹。母亲“手艺”的最早受益者是我的两个表哥,舅舅和姨妈都是也都是生的儿子,母亲总能变着花样的给两个小男孩儿做漂亮的衣裤,绣上各种孩子们喜欢的卡通人物。以至于后来表哥们的书包每年都要拿回来给母亲绣上最新流行的图案,总能高兴好一阵子。

阅读全文

话说现在的节奏果断不太正常,更新博文的频率已经快沦落到一个季度一片更新了...从上一篇的3月28日发的文章到现在四五个月过去了,太多的事情没有用文字记下,520南通的婚礼、526铜陵的回门、528的海南三亚蜜月...这些待我慢慢梳理,回忆后补  :-P

好,切入正题,正式开始锄草...

一直想买个苹果家的本本,倒不是有多看中他的外观,主要还是想好好体验一下OS X,曾今几次在自己的3450上装“黑苹果”,最后都因为各种驱动问题放弃了。终于随着2013新版air的发布,各方面指标完全超过我的忍耐值(曾今对air最期待的升级就是希望能升级到802.11ac的无线,再就是提高续航了,没想到这次发布的新款一下子都满足了...)。苦等国行一个多月,终于在7月23日开卖当天果断下手了!

阅读全文

上海电视台《1/7》栏目专访沈绣“国礼”大师印俊平、冯丽 4月04日

莫斯科时间22日晚,一份来自中国南通的国礼《普京总统肖像》由习近平主席亲手赠送给俄罗斯总统普京。这幅国礼由沈绣传承人李锦云、印俊平、冯丽、花丽共同创作。上海电视台《1/7》栏目视频专访参与绣制的印俊平、冯丽两位艺术大师。